河南特色
    初冬的清晨,对洛阳来说,只是一个平凡的日子。当这座千年古都在冉冉升起的太阳下缓缓苏醒的时候,河南人的生活舞台依旧忙碌精彩。在路边的逍遥镇里,有些人正在考虑是吃水煎包还是吃葱饼;在马路上“脚瞪着的”和“四轮看脚”赛跑;公园里陈式太极拳和河南梆子比拼,无论是诗情画意还是下里巴人,无论是传统还是现代,对这一人生大舞台的完美诠释也是当今河南人的选择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豫剧·记忆
 
    百样米养百样人,什么样的土地孕育什么样的文化。在解决了衣食住行的问题后,人们自然追求精神上的满足,于是一系列传统戏曲应运而生。西北民风彪悍,孕育了我们熟悉的秦腔;东北人天生机智幽默,所以二人转火遍了全国;河南人将唱腔流畅、节奏明快、口语化的豫剧带到中原,这也与河南人憨实的性格相匹配。每种艺术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地位,可能是饭后的消遣,也可能是求爱的必要技巧;或者是记录历史事实的载体。而对河南人来说,这豫剧是一种情怀,是千百年来挥之不去的声音,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常香玉的《花木兰》、马桂英的《穆桂英统帅》、张宝英的《包青田》是河南著名的戏曲段子,几乎人人都能唱上两句。村口搭建的简易戏台,是大家对豫剧的最初记忆,很多人在那时就爱上了豫剧,清晨在公园散步时,总有老戏友用录音机听豫剧,也有略显懵懂的小戏迷吊着嗓子,悠扬的腔调沿着河岸传开,巍峨的古树把蓝天分割成许多小块,而那些在树荫下练习的人却是一板一眼。
 
    豫剧起源于中原,它源于河南梆子,伴奏是枣木梆子击打的节拍,唱腔风格铿锵、有节奏、流畅、清晰、圆润、活泼、生动、富于表现力。这与那些河南腔的“豫剧”完全不同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听了一段时间的豫剧,很多戏曲朋友都会产生共鸣,豫剧的发展是以历史选段和现代戏剧中的悲情为基础的,豫剧中确实有“十出戏,八出哭”的说法,其中最著名的是“《宇宙锋》”。陈素真大师的“一阵阵心如焚我暗暗焦急”的句子真的让人觉得潸然泪下。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趋势,可以在史书中找到答案。
 
    首先,它与该地区有关。豫剧诞生于河南地区,河南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经济长期不发达的地区,很多时候,人们的基本生活甚至出现了问题,人们吃不饱,穿不暖的现象很普遍,豫剧是根据当地的资料创作的,记录了许多人的苦难,因此,我们今天看到了许多哭戏。其次是表演语言的特点,豫剧以河南方言为表现方式,而河南方言高亢,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和冲击力,极易深入人心,因此非常适合演悲情戏。最后,传统戏曲的创作者在多年的创作过程中发现,观众特别喜欢悲情戏,因此在未来的创作方向逐渐转向悲情戏,经过不断的演变和发展成为今天豫剧的“十出戏,八出哭”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豫剧·传承
 
    豫剧在地方戏曲乃至整个传统艺术领域的发展中,可以用“翘楚”来形容,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超越了京剧的地位。可以说,河南人存在的地方就有河南豫剧,很难相信河南戏曲剧团也存在于新疆和台湾,然而,豫剧团在河南却是数不胜数。著名的电视节目《梨园春》已经创办22年了,似乎没有第二个戏剧节目能做这样的创举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2006年,豫剧被列为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时,对于我们来说,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。从古至今,我已经找不到像豫剧那样能见证国家沧桑的艺术形式,但当我用“遗产”来形容它时,不仅有些伤感,因为它真的在离我们渐行渐远。
 
  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时间就像沙子一样,将岁月掩埋,对于传统豫剧的渐行渐远,我们叹息无奈,因此,所以只得用光影的方式来将那些美好的画面定格,在光圈下,豫剧的繁荣似乎就在眼前,但却如此模糊。因此,在泛黄的胶片里,我们只能一直走下去,努力赶上本应属于我们却与之背道而驰的豫剧世界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河南豫剧似乎是河南人民的神话存在,你很难想象一个河南人在异国他乡听到豫剧会全身发麻,它留给我们的是更加悠扬优美的,就像舞台上彩旦水袖轻舞,浸润在画面的每一个角落。既有古老的押韵传统,也有高山流水的诗情画意,既唤起了人们对舞台辉煌盛况的回忆,又唤起了人们毫不掩饰的光荣或梦想、成就或遗憾。抛开豫剧的泥土气息和它潜移默化的教育功能,人们会深深地感到,繁荣已经成为过去,所有的兴奋都已化作沉默。
 
河南特色:豫剧
 
    从古籍中一路走来的豫剧,像一盏灯笼一样,一个个地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时代记忆。豫剧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功,在于它能够用冷静的眼光审视历史。同时,要感谢每一位为豫剧推广做出贡献的人,因为你们的存在,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文化精髓豫剧的高贵与不凡,让更多的人找到久违的文化认同感。